1分28-欢迎您

                                                              来源:1分28-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5-30 22:49:55

                                                              红星新闻记者检索发现,该校对外宣传时,确实没有提到“技工学校”,而是直接用了“学校”二字。对此,陈天哲回应称,“就像北京大学简称为‘北大’一样,很正常。”

                                                              对于该校招生信息上“隐藏”的“技校”这一信息,是否会对学生和家长产生误导,误以为该校是一个全日制普通高校,陈天哲称这是行业内的常规情况,“有些孩子不愿意上技校”,这是为了学生们的“面子问题”。

                                                              5月20日,该案在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开庭,庭审持续约4小时,最终将两案合并为一案审理。

                                                              对于学校为何要多次在网络上发布百万年薪聘请新闻话题人物来该校工作,并设立“网红专业首席架构顾问”这一职位时,对方回答:“互联网时代,企业倒闭也是因为不懂得蹭流量。”5月20日0—24时,重庆市本地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

                                                              对于学校向薛春艳索赔360万金额的依据,陈天哲解释,是因为学校前期为了配合她的要求,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

                                                              红星新闻记者对比修改前后的两份合同发现,修改后的合同新增了合同期限条目,称本合同有效期为“推广期限”,为2019年6月至9月,但未提及费用。关于学校向薛春艳支付“宣传费一百万,分12次以每月形式付清,自合同签订之日,按12个月平均支付给乙方”这一条,前后合同一致。

                                                              为避免此类纠纷,法官建议,在熟人间进行款项借贷时,可依循“三步走”:

                                                              20日下午,薛春艳在律师办公场所接受媒体采访,她表示,自己从始自终没有参与学校的任何活动,也从未收到过合同中提到的一百万。

                                                              年薪百万还是三个月100万?

                                                              第一步:及时明确来往款项的性质。即便双方系熟人关系,包括具有亲密关系的情侣关系,对于往来款项尤其是大额款项,双方应说明白、讲清楚款项的性质,避免事前碍于情面模糊款项的定性,事后对款项性质认识不一致而产生纠纷。去年6月,西安某技校年薪一百万聘请薛春艳任该校“网红专业首席架构顾问及青少年公益教育形象大使”。一年后的5月20日,对方将薛春艳以“违约”为由告上法庭,索赔360余万;而薛春艳也以“虚假宣传、欺诈”为由反诉对方,索赔200余万。